江陵的失守可都是和属下的背叛有直接的关系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6:18:18   编辑:大金娱乐步步为赢_大金娱乐步步为赢官网浏览人次:50

  两个人、三个人……,都那么多人去给自己重复了,还能有错吗。所以,他知道,自己所知道的,就是事实真相,自己是必须要去好好质问他霍峻霍仲邈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他要是说了真话,那倒是也罢了,可要是不说真话,那,呵呵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蔡瑁的双眼是放出了两道寒光来,对他来说,今ri就看他霍峻霍仲邈到底是要如何对自己说了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他问道,“不知霍将军是否有话要对我说啊?”
 
    霍峻一听,自己有何要对你说吗?啊,他一想,对了,自己是有话要问你,于是就听霍峻说道:“不错,在下是想问蔡将军,不知蔡将军因何要把在下叫到此地?如今战事紧张,在下是不好离开城头太久!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他又是冷笑了一声,问自己为何找你到这儿来?如今战事紧张,你不能离开城头太久?哈哈哈哈,真是笑话,你霍峻霍仲邈,还不知道是不是通敌了呢,倒是你先问上我了?(未完待续。(.)m..阅读。)9
 
 
第八一一章 蔡瑁府中见仲邈(续)
 
    说实话,这个时候,蔡瑁是越看霍峻,就越觉得霍峻可疑。在他看来,虽然这霍峻霍仲邈,表面上看着,确实是看不出来什么异常来,但是心里还不一定是怎么想得呢。
 
    蔡瑁此时是冷笑了一声,“战事紧张?霍将军今日是和那刘玄德聊了好一会儿吧?”
 
    虽然蔡瑁这算是问话,但是那坚定的语气,霍峻是不可能听不出来的。
 
    他闻言心说,这,看来自己在城头上和刘玄德说了几句的事儿,是早被蔡瑁其人所知道了。其实想想也是,蔡瑁其人的权力那么大,在临沅城内安排些眼线,那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吗。所以自己这个事儿,自然也是逃脱不了其派来眼线的监视。
 
   
 
    想到这儿,霍峻则对蔡瑁说道:“蔡将军,在下今日确实是见过了那刘玄德,不过就是和其人说了两句而已!”
 
    在霍峻看来,所谓是“身正不怕影子斜”,自己是“行得正,走得直”,还怕什么吗。自己和刘玄德根本就没什么,难道还能怕你蔡瑁不成。
 
    蔡瑁闻言,冷哼了一声,“哼,真就只是说了两句而已吗?”
 
    霍峻一听,心说你蔡瑁是什么意思?是要欲加之罪吗?自己还能怕了你不成,随即他说道:“不知蔡将军,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蔡瑁右手在案上一拍,“我是何意?难道你还不知吗?”
 
    霍峻一看,他则说道:“在下确实不知,还请蔡将军明言!”
 
    霍峻如今也是来了脾气了。心说他刘备和自己说了就莫名其妙的话,这之后你蔡瑁就把自己给请到太守府来了,你还问我是什么意思,我还想问问你呢,到底是为什么如此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霍峻也是很有脾气有性格的这么个人,之前因为要顾及很多,所以他是强忍着一些东西。但是如今蔡瑁的态度,确实是让他不想忍受,所以自然不会给蔡瑁什么太好的脸色。至少在霍峻看来。如今守御临沅之事还得靠自己,但是即便如此,他蔡瑁还如此对待自己,这确实不得不让他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蔡瑁一看霍峻这个表情,这个说话得语气。他就知道,霍峻是有些不满了。如果说这个他还看不出来的话。那么也就白混了。不过看着霍峻如此。说实话,蔡瑁心中的不满更甚。为什么这么说,就是在蔡瑁看来,自己不过就是随便说了这么几句,这是很正常的,但是在霍峻那儿。他就不和自己说什么,还表达出了他的不满。
 
    要知道,整个荆州,还是自己说得算呢。可不是别人做主。可就这样儿,他霍峻还敢和自己如此,虽说确实是,临沅的战事,还得依靠其人,但是其人要是就这样儿的话,自己也确实不得不怀疑,是不是他已经被刘玄德所收买了呢。
 
    蔡瑁这个时候确实还是很为难的,毕竟霍峻其人到底是不是通敌了,是不是被刘备所收买,他是没看出来。要说杀一个霍峻,那是再简单不过了,但是其人到底是不是真通敌了,这事儿自己还没查清楚。要说是真的话,那么什么都好说,哪怕杀了其人也应该,可要是没这事儿,那么真把霍峻给杀了,那么己方损失可就大了。
 
    关键还是霍峻这个人重要啊,他对己方的临沅城来说,确实是殊为重要。至少蔡瑁是清楚,如果说霍峻守御着临沅城,那么可能半个月,刘备军也不会有什么建树。但要是其人不守御城池了,那么没准明日、后日,城池可能就会被攻破。蔡瑁别的不知道,但是对于这事儿,他却还是知道得很清楚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,不得不说,蔡瑁变脸还是挺快的,只见他对霍峻是露出了一抹笑容,只听蔡瑁此时说道:“哈哈,霍将军,我这也不过就是问问罢了。就是想知道,霍将军和那刘玄德,都说了什么,没有其他意思,绝对没有!”
 
    蔡瑁心说,要不是看你霍峻还有些利用价值的面儿上,自己能这么和你说话?你做梦吧,不可能,想也不要想。
 
    霍峻看蔡瑁也有把话往回拉的意思,他自然也不可能是再冷言冷语地对蔡瑁。毕竟不管怎么说,蔡瑁其人都是荆州实际上的掌权者,他要想杀自己,那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。当然霍峻并不是如何惧怕他,只是觉得,麻烦嘛,当然还是越少越好了。
 
    所以霍峻也是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,“蔡将军,今日在下确实是和那刘玄德说了几句,不过其人却是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,是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,霍峻便把刘备和他的对话,都对蔡瑁讲了,除了刘备说不攻城的那话,他没说之外,其他的,他是都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蔡瑁一听,霍峻所说,和他眼线禀报的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但是他也知道,有话霍峻还是没说,那就是刘备说今日不攻城的事儿。结果这个却又是让蔡瑁怀疑上了,他心说,这霍峻霍仲邈,是故意不想说,觉得没有必要呢,还是说……
 
    要说如今的蔡瑁是不得不怀疑,之前襄阳、江陵的失守,可都是和属下的背叛有直接的关系。那襄阳守御城门的魏延魏文长,虽然不是蔡瑁的属下,但是却也算是文聘的属下。可最后的结果呢。
 
    至于说江陵的失守,这个就更不用说了。蔡瑁记得是清清楚楚,就是文聘的背叛。他是无比后悔,早知道如此的话,自己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文聘,可惜啊,天下哪有后悔药吃。
 
    所以如今的蔡瑁,是最忍受不住别人的背叛,尤其是自己属下的。而霍峻虽然不能算是他直系属下,但是却也是他的属下。这个没错。要不是因为霍峻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的话,估计他早就让人把霍峻给抓起来,然后严刑逼问了,毕竟蔡瑁可很是不想再有文聘那样儿的事儿发生了。
 
    不过如今对霍峻,却肯定是不能像之前文聘那样儿。所以蔡瑁是想出了别的办法来。毕竟自己是不能确定其人到底是如何,所以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依旧是派人监视霍峻其人。蔡瑁相信。他只要再敢有其他的动作,那么自己应该是还能得到消息。蔡瑁认为,能在其人叛变之前,把其人给控制起来,甚至是直接斩杀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想到这儿后,蔡瑁则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都知道了,霍将军请回吧!”
 
    霍峻一听,他此时心说,你蔡瑁果然就是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和刘玄德有什么龌龊。而如今你什么异常都没发现,所以就打发自己走了。要说自己自从到了这儿之后,是连坐都没坐下,让你问了几句话后,就这么给打发走了。你是想让我来就来,想让我走就走,你真当我霍峻霍仲邈是泥捏的?能任你揉捏搓扁?
 
    不过如今的霍峻不满归不满,他可不会去表露什么,毕竟他清楚,尽管自己心里是不服,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,蔡瑁确实是能轻松简单地整死自己,这个是毋庸置疑的。
 
    所以不管霍峻心里是如何想法,表面上却还是说道:“如此,在下就告退了!”
 
    蔡瑁闻言是点了点头,也没多说,就这么看着霍峻离开了。不过虽然是让霍峻离开了,不过他的疑心,却是半点儿都么减少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如今的霍峻确实是足够可疑,必须严密监视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是怀着异常憋屈的心情离开了太守府,说实话,他真是不想再在荆州军了。就是因为有蔡瑁,以前他自然也知道蔡瑁几乎也算是一手遮天。但那个时候,自己主公毕竟还没病逝,所以蔡瑁就算是有势力,他也是要去顾及不少的。但是如今呢,自己主公早已病逝,在荆州这块,是再也没人能阻止蔡瑁了,所以蔡瑁行事,至少比之从前,那肯定是顾及得少多了。
 
    而像自己这样儿的,本来就不是他的嫡系人马,只是因为如今他要靠着自己对付刘备军,所以才用自己。可要是等刘备军撤退,在荆州失败了,自己没什么用的时候,如果自己不投靠他蔡瑁,估计自己的下场也是可想而知啊。
 
    霍峻当然是不傻,他也知道,如今自己还能活得好好的,能在临沅城头指挥,那不过就是因为自己对他蔡瑁还有很大的作用而已,除此之外呢,真就没什么了。所以霍峻也不得不为他以后打算,因为他虽然自认为自己的本事不错,但是哪一日被刘备军攻破了临沅,自己到时还可能去和蔡瑁一道逃跑呢,估计如果那样儿的话,自己的下场……
 
    不得不说,霍峻他看得确实还是挺清楚的。至少暂时蔡瑁没去动他,是因为什么,他自然也是知道,不过这种情况,能维持多久,这个就没有人知道了。至少蔡瑁不知道,他霍峻霍仲邈,同样儿是不知道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新的一日来到,刘备是继续准备实施他的计划,毕竟众人都是早就商议好了的,而昨日自己表现得还算可以,今日倒不是非得自己上了,但是派别人去,也得好好表现不是吗。
 
    刘备对着旁边的文聘说道,“一切就都看仲业的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文聘心里确实清楚,今日就看自己的了。别看之前自己和霍峻,同为荆州军的将领,但是对于己方算计霍峻,文聘是没什么感觉。之前自己也不是一样是被算计了吗,那么他霍峻多什么,也应该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如何。这倒不是文聘嫉妒什么的,只是他有些不太甘心而已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八一二章 谋取临沅赚蔡霍
 
    文聘应诺后,便打马奔向了临沅城。
 
    而在城头的霍峻一看,今日怎么又来人了,不过不是刘备了,而是换了一个。离近看,他算是知道是谁了,这不是襄阳城的守将文聘文仲业吗?怎么来了?要说昨日刘备来了之后,说得莫名其妙的话,让霍峻是一头雾水,而之后他算是隐隐知道了点儿,知道可能是刘备之计。但是今日文聘到来,还是让霍峻有些不明所以,这,这也是刘玄德之计不成?
 
   
 
    就在霍峻还在疑惑着的时候,文聘却已经是打马到了临沅城下了。
 
    还没等霍峻问什么呢,文聘倒是先说话了,只听他大喊道:“仲邈兄,别来无恙啊?”
 
    霍峻一听,赶紧说道:“文仲业,你是来做什么?再往前,我可就要放箭了!”